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历史  > 历史

刘邦为何讨厌儒生?有一个容易忽略的原因,与秦始皇焚书有关

2020/2/14 16:35:40 来源:女人丰胸网 作者:雅客丰胸网

《史记》记载刘邦早年很讨厌儒生,直到他当上皇帝后,对儒生的看法才有了一些改观。刘邦讨厌儒生到什么程度呢?刘邦的重要辩士郦食其,当初想要以儒生的身份投奔刘邦,刚好刘邦手下的一名骑士是他老乡,就请骑士代为引荐。骑士劝他说:“刘邦不喜欢儒生,对待

《史记》记载刘邦早年很讨厌儒生,直到他当上皇帝后,对儒生的看法才有了一些改观。


刘邦讨厌儒生到什么程度呢?


刘邦的重要辩士郦食其,当初想要以儒生的身份投奔刘邦,刚好刘邦手下的一名骑士是他老乡,就请骑士代为引荐。骑士劝他说:“刘邦不喜欢儒生,对待来投奔他的儒生,往往脱下他们的儒冠,往里面撒尿。和儒生交谈,常常破口大骂。所以你见他时不能提自己是儒生”。


沛公不好儒,诸客冠儒冠来者,沛公辄解其冠,溲溺其中。与人言,常大骂。未可以儒生说也。”——《史记.郦生陆贾列传》


刘邦如此讨厌儒生,常常臭骂儒生为竖儒、腐儒,原因何在呢?


  • 儒生的穿戴不符合刘邦的审美

虽然常人的印象中刘邦是个大老粗,但他其实有着很强的审美情趣。


当时的儒生穿着与常人不同,会穿宽衣大带的衣服——儒衣,戴特定的帽子——儒冠。


郦食其拜见刘邦时,就穿成了儒生的样子,穿儒衣,戴侧注冠。


状貌类大儒,衣儒衣,冠侧注。——《史记.郦生陆贾列传》


高山冠,又称侧注冠。


刘邦老家在丰邑,属于楚国人,更习惯楚人的服饰穿戴。看到儒生儒衣儒冠的穿着很反感,感觉像见了异类一样。


秦末博士叔孙通投靠刘邦后,穿着儒生的衣服,刘邦感到厌恶,叔孙通是个随机应变,见风使舵的人,他马上脱去儒服,穿上了楚国风俗的短衣,刘邦看到他后,才转怒为喜。


叔孙通儒服,汉王憎之;乃变其服,服短衣,楚制,汉王喜。——《史记.刘敬叔孙通列传》


叔孙通像


《史记》中记载刘邦当上亭长后,还发明过“竹皮冠”,就是一种以竹皮作骨,外面包上布做成的板状长冠。


高祖为亭长,乃以竹皮为冠,令求盗之薛治之,时时冠之,及贵常冠,所谓“刘氏冠”乃是也。——《史记.高祖本纪》


刘邦把他的设计理念告诉手下的“求盗”,让“求盗”到薛地去找“作冠师”把竹皮冠制作出来。从此以后,一直到当上皇帝,刘邦都常常喜欢戴着竹皮冠。后来竹皮冠变成了刘邦后代在祭祀时的专用冠,因此又被称为“刘氏冠”。


刘邦发明的竹皮冠


可见刘邦对于服饰也是有自己的审美的,按他的流氓脾气,看到穿得不顺眼的就要骂人了。


  • 刘邦认为儒生对他无用

儒生不能上阵杀敌,攻城略地,对于当时要争夺天下的刘邦没有用处,所以刘邦常常骂手下的儒生无用,靠他们得不了天下。


郦生踵军门上谒……,沛公曰:“……我方以天下为事,未暇见儒人也”。——《史记.郦生陆贾列传》


项籍死,天下定,上置酒。上折随何之功,谓何为腐儒,为天下安用腐儒。——《史记.黥布列传》


刘邦认为儒生只能耍耍嘴皮子,所以在他的手下,儒生的主要作用是辩士和说客,刘邦手下的儒生像郦食其、陆贾、随何等人,都扮演纵横家的角色,帮着刘邦游说诸侯。


而对于儒生满口“礼乐诗书,先王之道,周公孔子”的理论,刘邦感觉文多质少,繁琐而无用,听见就头大。


陆生时时前说称《诗》《书》。高帝骂之曰:“乃公居马上而得之,安事诗书!”——《史记.郦生陆贾列传》


战国《诗经》竹简


叔孙通看到了这一点,楚汉之争时,虽然手下有几百个儒生弟子跟着他,但是他一个也不向刘邦推荐,专门推荐骁勇善战的武士。


叔孙通之降汉,从儒生弟子百馀人,然通无所言进,专言诸故群盗壮士进之。弟子皆窃骂曰:“……今不能进臣等,专言大猾,何也?”叔孙通闻之,乃谓曰:“汉王方蒙矢石争天下,诸生宁能斗乎?故先言斩将搴旗之士。——《史记.刘敬叔孙通列传》


  • 刘邦经历过焚书坑儒的时代,很可能焚过书

还有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原因就是刘邦曾当过秦朝小吏,经历过秦始皇的焚书坑儒,很可能是执行过秦的焚书政策。


焚书的由来


秦始皇三十四年(公元前213年),为了巩固秦的统治,钳制民间舆论,嬴政听从李斯的建议,颁布了“挟书令”,法令规定:“不是秦博士官职的人,不能私藏《诗》《书》,天下凡是有藏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百家言论的,都要集中起来,送到郡守、郡尉那里烧掉。敢相聚谈论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的人公开处死,非议秦政的人灭族。官吏看到了不检举的和那些人同罪。三十天内不烧的,脸上刺字到城墙上干苦力”。


非博士官所职,凡天下有藏《诗》、《书》及百家语者,均上交守尉焚毁,惟医药、卜筮、种树之书除外。令下三十日仍不烧者,处以髡发黥面、筑长城四年之苦役。有敢谈论《诗》、《书》者处死, 以古非今者灭族。——《史记.秦始皇本纪》


“挟书令”焚书


当时刘邦的身份是沛县泗水亭亭长,作为秦朝的一位底层小吏,秦政令的最终执行者,他必然经历乃至参与了“挟书令”在地方上的执行,很可能他也亲自销毁过《诗》、《书》,逮捕处罚过不服从“挟书令”,私自藏书的儒生。秦朝的法令影响了小吏刘邦,让他认为儒生和儒家书籍都是没有用的。


而在秦灭亡,汉帝国成立后,刘邦一直没有废除“挟书令”,直到他儿子汉惠帝当皇帝四年后, 才明令废除。也从侧面反映了刘邦是认可秦始皇的禁书政策的。这很可能是刘邦厌恶儒生、儒学的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原因。


相关资讯

    暂无相关的记录...

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